无为大师》男星阿兹·阿萨里被控性侵女摄影师

曲目:无为大师》男星阿兹·阿萨里被控性侵女摄影师
NJ:
时间:2018/01/26
发行:



  化名为格蕾丝的女摄影师控诉两人约会时,阿萨里多次对她做出不当性举动,她多次暗示自己不愿意不舒服,阿萨里依然继续行动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月15日消息,刚刚获得金球奖的《无为大师》男星阿兹·阿萨里被控性侵22岁女摄影师,女方表示她和阿萨里约了一次会,变成人生中最糟糕的经历,阿萨里方面暂时没有回应(提醒:细节较为露骨)——化名为格蕾丝的女摄影师控诉两人约会时,阿萨里多次对她做出不当性举动,她多次暗示自己不愿意不舒服,阿萨里依然继续行动,最终她哭着回家。看到阿萨里在金球奖获奖,还带着反对性骚扰运动Time’s Up的标志,她觉得很不舒服:

  两人相识于去年艾美奖的秀后派对,阿萨里用胶片摄像机拍照引起她的注意。她说自己微醺,感觉很自信,穿着礼服走过去问他在拍什么。

  格蕾丝表示起初阿萨里没理睬她,但他发现两人用的是同款80年代的老相机后,印象加深。然后两人互相拍了几张照片,格蕾丝和她的伴一起回到舞池,表示两人时不时会对眼,就像一整夜都能意识到另一个人的存在一样。

  格蕾丝将离开时,在阿萨里的建议下给了他电话。第二天她回到纽约就收到了阿萨里的信息。两人互相短信调情一个星期左右,9月25日阿萨里邀请她一同出去玩。

  约会没有按照计划进行,那晚格蕾丝坐着Uber回家,泪流满面告诉朋友们阿萨里的行为。事情发生第二天,格蕾丝给阿萨里发了一条长信息,说“我只是想利用这一刻,让你意识到你的行为,以及那对我来说有多么不安”。

  媒体babe报道指出阿萨里给格蕾丝发信息的手机号码与在一个可搜索的公共登记簿上的信息相匹配。

  babe上周与格蕾丝有过谈话,当时阿萨里刚刚凭借《无为大师》获得金球奖喜剧类剧集最佳男主角,并响应好莱坞发起的反性骚扰/性侵活动,别有Time’s Up标志的胸针。

  格蕾丝表示和阿萨里会面是非常难以置信的,因为他是一个成功的喜剧演员、一位大明星,她对两人的“约会”感到兴奋。周一晚上格蕾丝到了阿萨里位于曼哈顿的公寓,他们闲聊了一会,喝了点白酒,格蕾丝称自己更喜欢葡萄酒,但没有选择。接着阿萨里将她带到了几个街区之外的一家酒吧。

  格蕾丝形容当晚是“美丽的,温暖的九月之夜”,他们讨论了纽约大学、喜剧,以及他正在做的一个新的秘密项目,格蕾丝称大部分时间说话的都是她。

  格蕾丝说她感觉到了阿萨里想要他们离开的渴望,服务员一来他就很快结了账,说快走吧。她回忆当时她的杯子里还有酒,他的杯子里剩得更多,事情发生突然让她惊叹。

  两人回到阿萨里公寓,格蕾丝称赞了大理石台面,据她表示阿萨里将这种恭维变成了邀请。阿萨里让她先坐,不一会儿他就吻了她,很快手就伸到她的胸前。然后阿萨里脱了她的衣服,他也脱了自己的衣服。格蕾丝回忆事情升级的速度之快,让她感到不舒服。

  两人首次亲吻不久后,阿萨里告诉她他要拿一个避孕套,格蕾丝说自己明确表示了犹豫,说了类似“Whoa,让我们放松一下,冷静一下”的话。她表示阿萨里接着又吻了她,简短对她进行了,让她也做相同的事。她做了,但时间不长。“非常快,除了真实的性爱,所有事情在十分钟内就完成了”。

  格蕾丝表示阿萨里开始不停地对她采取行动,“他一直做的动作是将他的两根手指比成V形,将其放入我的口中,我的喉咙里,来弄湿他的手指,因为他手指伸进我喉咙里之后,马上就会直接进入我的下体,然后开始拨弄”。格蕾丝将这个动作形容为“魔爪”。

  阿萨里当晚多次抓着格蕾丝的手触碰他的老二,从他第一次亲吻她开始,“他可能已经把我的手移向他下面五到七次了,每次我移开他又重复这么做”。

  重要的是阿萨里并不允许她离开他,她将他们在他公寓里的行径比作是足球比赛,她站起来,移动,他紧跟着,又把手指放进她喉咙,重复循环,“像是该死的游戏”。

  格蕾丝说在他公寓待着的那段时间里,她口头或非口头上都暗示出自己感到不舒服和烦恼,基本通过“移动身体或咕哝”来表达。“我知道某些时候我的手停止了移动,我不再动我的嘴唇,然后开始变冷”。

  格蕾丝表示不清楚阿萨里有没有注意到她身体上表示出的不感兴趣,或者他注意到了却忽略。

  阿萨里想要做爱,格蕾丝说她记得阿萨里反复地问“你想让我在哪里干你?”她觉得很难回答,因为自己根本不想和他上床。

  “我甚至都没往那方面想,我不想和他做那种事,但他不停地问,所以我说下次吧,然后他说‘哦,你意思是第二次约会?’我说‘是的,当然。’他说‘好吧,如果我现在再给你倒杯酒,算是我们第二次约会吗?’”阿萨里另外给她倒了杯酒,不久后她找借口去了洗手间。

  格蕾丝称自己在洗手间呆了5分中收拾自己,用水泼自己,然后出去。阿萨里问她是否还好,她表示“我说过我不想被强迫,因为那样我会恨你,我不想恨你”。

  格蕾丝起初对他的回应很满意,阿萨里表示“当然,只是为了好玩而已,如果我们都玩得开心的话”。格蕾丝认为这是“非常亲切”的回应,表明他认可了她的不舒服,她需要慢慢来,阿萨里说“让我们在沙发上冷静一下吧”。

  格蕾丝认为这个时刻将是整个“性接触”的终点,以为阿萨里会摩擦她的后背,玩玩她的头发,让她冷静下来。阿萨里指示她转身,指着他的老二,要她为他口。格蕾丝做了,她说自己感到压力非常大,她认为这是当时最意想不到的事,因为她已经告诉过阿萨里她不舒服了。

  之后阿萨里把她拉到沙发上,说“看起来你没有恨我嘛”。然后阿萨里把她带到另一处,说要给她看样东西,带她去了一面巨大的镜子面前,弯下她的腰,再次问她“你想让我在哪里干你?你想在这里吗?”同时用他的生殖器猛撞她的屁股,做出性交的手势。

  “我记得看着镜子里的他,他在我的身后,当时他十分入戏,显然我没有。他弯下我的腰,我站起来说不,我不认为我准备好了,我真不认为我会这么做。他说‘我们先冷静一下,这次穿上衣服怎么样?’”

  两人穿上衣服后并排坐在沙发上,阿萨里打开一集《宋飞正传》,格蕾丝没有看过。也是那时格蕾丝意识到自己真的被侵犯了,她说坐在那里感到非常情绪化,整个经历非常可怕。放电视剧时候,阿萨里又亲了她,手指再次伸进她的喉咙,准备脱她的裤子,她躲开了,思维开始发生转变。

  “我记得我说‘你们这些人都是一样的,都他妈一个样。’”阿萨里问设了意思,她说他们的会面开始于一个“恶心、强劲有力的吻”。之后格蕾丝去厨房拿手机,说自己叫车,阿萨里拥抱了她,并吻别,“又一个侵略性的吻”。阿萨里坚持为她叫车,说“告诉他们你的名字是Essncee”,这个名字是阿萨里在他的情景喜剧里开玩笑取的化名。

  格蕾丝在走廊里流泪了,坐车回家的一路上都在哭,感到自己被侵犯,“最后一个小时简直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格蕾丝表示她没有早点离开是因为阿萨里在剧里的角色和他本人的行为之间有明显的差距,她被深深地震惊到了,她看了阿萨里的一些节目,读了他的书,根本没料到那晚会那么糟糕痛苦。

  在回家的车上,格蕾丝给朋友发信息,说她讨厌男人,“我需要说很多次‘不’,他想发生性关系,他想灌醉我然后操我”。格蕾丝的室友表示他她询问了事件走向,证实格蕾丝真的非常震惊。

  格蕾丝说第二天她非常虚弱痛苦,她告诉同事们约会很糟,想让朋友帮她写一条信息,告诉阿萨里她的感受,但后者先发来了消息“昨晚见到你很开心”。格蕾丝回复“昨晚可能对你来说很开心,但对我不是。你忽视了非口头的暗示,你不断地进行挑逗。我想要你知道我的感受,这样可能下一个女孩就不会在回家途中哭泣了”。

  阿萨里回复“听到这个我很难过,我从来没打算让你或任何人有你描述的那种感受。很显然,当时我判断错误了一些事,我真的很抱歉”。

  格蕾丝表示她的朋友们帮助她解决那晚的余波,“我花了很长时间来确认这是性侵犯,我在盘算这是一次尴尬的性经历还是性侵犯,所以我问了很多朋友的看法,想要确认这确实是一件坏事”。

  金球奖让格蕾丝再次回想起这次经历,“看到他获奖是很痛苦的,他别着Time’s Up的胸针让我很不舒服,我认为这掀起了新的波澜,变得更加真实。”

  格蕾丝告诉babe:“我相信我是被阿兹利用了,我没被倾听,我被忽视了。这是至今为止最糟糕的经历。”

点击查看原文:无为大师》男星阿兹·阿萨里被控性侵女摄影师


娱乐独家